【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①⑥


 

*CP:执明X慕容离《刺客列传》

*第一季的续写,披着正剧风写小甜饼~

*试水、试水中…

*前章这里走: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⑩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①①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①②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①③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①④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①⑤

    

 

 >>>

 

卌伍、

 

慕容离垂下眼睛,避开执明炙热的视线,良久之后,内心激荡的涟漪才慢慢平息,飘飘悠悠地道了句:“王上,下次且不可再这么任性了…

 

任性如何,不任性又如何!

他是执离的王,这天下是他辛辛苦苦为慕容离而夺的。

他不想再跟慕容离这么不清不楚地兜着圈子暧昧了,绕来绕去只绕了满身的不痛快!

管他什么天道人伦!理他什么君臣纲常!

不痛快便任性的说出来好了!

 

说说当年慕容离独自一人出使他国时他在天权等他等得有多么不自在!

说说他那几年成为遖宿国的君主的谋士自己心底多么不痛快!

说说自己日月不息,攻下了遖宿国最后的一座城池,却不见那抹红影时有多么不畅快!

说说,他有多喜欢他!

 

他的淡然,他的执着,他的皱眉,他的微笑,他口中的甜美,他砰砰作响的心跳,他睡得无知无觉,甚至小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衣角……

这些画面在脑中盘旋不去,根深蒂固,才会搅得人心烦意乱,坐立不安……

这才会执迷不悟的非要同他相恋!

这才会在他从遖宿国消失后排精兵良将去寻找他的蛛丝马迹!

这才会不顾君臣纲常,邀他一起共享那尊贵的龙椅!

这才会力排众议,罔顾祖规,也要和他生生世世相守在一起!

 

所有满腔的热血,最终化为一句:“阿离,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舍弃那天道人伦,相守一生?

严肃的声音,语气轻柔,却坚定不移。

 

 

 

 

卌陆、

 

第三场。画试。

 

原本应该同叔书的书试被季画的画试所代。

季画解释道因家师身体抱恙,突然晕厥,师兄仁孝,定要伴于家师左右,片刻不离,所以今日便由他出战,与慕容离比赛画试,还望王上和慕容公子念在师兄视家师如父的份上,临时变局,切莫见怪。

 

但实际上,主要是因为四大才子,仲棋受挫,伯琴受伤,太傅大人更是薄厥而瘫倒在床,可谓是元气大伤,几个人昨日回府后,愤愤不平,心念着四场比试已经输那伶人输了一半,再输下去,这四大才子哪里还有脸面出去示人,便连夜在府中研究一番,想着明日如何来个逆转,反败为胜。

可研究了彻夜,就想出了个书试和画试对调,打慕容离个措手不及的下下策。

 

那季画五官精致,皮肤白得近乎透明,唇瓣带着一丝青白,没有半丝血色,一张苍白病弱的脸庞,纤细的身子仿佛被风一吹就倒似的,炎炎夏日,他却着一身雪白狐裘,怀里还抱着一个暖炉……

 

 

 

卌柒、

 

有传言说,若不是慕容离突然出现在天权,这季画怕是将会成为王上枕边人的最佳人选。

 

那少年自小就是个药罐子,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专属他身上的一股浓浓的中药味,小时候在国子监,他那病弱之体只能乖乖地呆在室内,一双清眸目不转睛地国子监外一会儿拿着木剑打打杀杀,一会儿又为了拿小弓调皮捣蛋的元气少年。

 

可后来听师父说,天权国来了个祸国的妖孽,以色侍君迷惑了帝王,就连自己亲手为王上所作栩栩如生的羽琼花,也不过是为了讨那人欢心罢了…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辛辣的酒水一口一口的划过喉间,味道实在难以下咽,即使被呛出了眼泪,也不肯服输,咬着牙忍着,一杯又一杯……

 

苍天不负,那祸国的妖孽终于走了,走得十分决绝。

而那日,洒脱的王上突然沉默寡言,遣散了身边之人,独自一人上了向煦台,在羽琼花凋零的阁楼上,发了一整天的呆。

 

……

 

 

 

TBC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 (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①⑦



评论 ( 7 )
热度 ( 206 )

© 君曦又不是兔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