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②


 

*CP:执明X慕容离《刺客列传》

*第一季的续写,披着正剧风写小甜饼~

*试水、试水中…

*前章这里走: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〇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①

   

 

 


>>>



 

圩伍、

 

 

次日卯时三刻,执明和慕容离刚刚洗漱完毕,正欲在那养心殿进食早膳,只听匆匆脚步声来报,“启禀王上,有近万百姓跪于王宫外,击鸣天鼓,口中念念有词…

 

执明皱眉,心念着这近日风调雨顺,并无灾情,朝纲内外也并无大事发生,怎么会引得这么多百姓聚于王宫之外击打那鸣天鼓呢。要知道这鸣天鼓为百姓向帝王传达民意时唯一的途经,但贸贸然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叨扰圣上,轻可判凌迟而死,重可判满门抄斩,并非儿戏,而如今居然有近万人聚于王宫外,此事必定非同小可,便问道,“他们所为何事?

 

只听那来报之人缓缓说道,“他们说请务必要、要慕容大人为王上……诞下龙子…

 

 

 

 



圩陆、

 


第四场。书试。

 

执明还沉浸在早膳时从民间听到的关于他和慕容离的绘声绘色的各种传言中。

 

这妄议帝王之事本是死罪,拉出去浸猪笼,拔舌头都不为过,可执明不得不承认这些荒诞无稽的流言蜚语,不仅没有惹得龙颜大怒,反而喜笑颜开,笑着说道,“跟他们说此为民心所向,本王定当尽力而为……能面刺寡人者,受上赏,众百姓舟车劳顿,命御膳房送些糕点过去,领了赏便回去吧。

 


慕容离听完执明这话愣了片刻,表面波澜不惊,可内心却是听出了话外之音,心道:这流言蜚语你不制止也就算了,居然还赏,这不是名正言顺、大张旗鼓地跟百姓说你们杜撰的牡丹花仙与真龙天子禁忌相恋的故事连王上都首肯了一样吗?还有……什么叫“尽。力。而。为”……诞下龙子这种事情是你想尽力而为就能够为得出来的吗……不对,我明明还没有答应可以让你“尽力而为”吧……

 


慕容离本想着早膳是卯时之时,现已是辰时比试之时,执明早就该从那流言中回过神来了吧,可转一瞧,那人根本没有稍稍收回生根在自己小腹上炙热的眼神,一脸“阿离要是能生,本王铁定要跟他生个儿孙满堂”跃跃欲试的模样,引得慕容离不自觉得衣袖一挥,把小腹遮住了……

 


慕容离遮小腹本不是什么大事,可无奈最近的流言蜚语多得令人发指,更何况满朝文武早就听说王上不仅没有对于那些所谓的“刁民”予以惩罚,反而大赏特赏,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莫不是…王上为天子能够道破天机,知道慕容大人必能为执离诞下一位贤王,所以才有赏赐一举?……但闲来无事,慕容大人为何要护住小腹呢……难不成是……已经有了?!

 


可可可、可是慕容大人这回宫也不过数日……不至于这么快就……还是说早在塞外回宫之时就……郁郁春风度玉门,珠胎暗结已孕身?……怪不得回宫之后连向煦台也不必去了,直接入了王上的寝宫……又怪不得王上会不顾君臣纲常,会抱着他一起共享那尊贵的龙椅……再想想那场画试不顾忌讳地直呼国君之名,还随随便便就讨来了那御用的朱砂……还有怼季画时那正宫到不能再正宫的气势……呐,果然怀有龙种的架势就是不一样!

 

 

 

 

 

圩柒、

 

 

怕是慕容离太过关注执明的眼光,所以忽略了周围文武百官的异样。

 

这场书试和慕容离比试的人是叔书,据说此人六岁即可吟诗作对,书法堪称一绝,左右开弓,同时临摹不同的字体,后遵循祖先遗志,文韬武略,不似其他几个师兄弟般死守于皇城不肯迈出一步,反而十六岁便请旨前去驻守边疆。

若不是师父太傅大人亲笔书函急召回朝,怕是这人三年五载里也回不来吧。

 


叔书从气质上也略与前几位有所不同,深邃如刀削般的五官将整个面庞撑得俊朗又粗狂,身形也较为壮硕,眉宇之间多了些岁月的沧桑和不属于他那个年纪的沉稳。那个人冷沉地看慕容离,冰寒得不带一丝感情。

 


尽管目睹了慕容离的几场比试,在太傅大人口中“祸国妖孽”的形象根深蒂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是一时片刻可以改观的,再加上这些日的满城风雨,什么“慕容大人可以为王上诞下举世无双的龙子,保万世靖安”在叔书看来更是无稽之谈。

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受孕?

左不过是些妖言惑众,引导民意的下作手段。

呵。还护着肚子假装怀有龙种,那么这场比试我就废了你这肚子……

 

 

……

 

 


TBC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③






评论 ( 18 )
热度 ( 209 )

© 君曦又不是兔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