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④

*CP:执明X慕容离《刺客列传》

*第一季的续写,披着正剧风写小甜饼~

*试水、试水中…

*前章这里走: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〇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①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②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③

     

 


>>>



圩捌、

 

 

……

 

今日的比试,本只有书试,可单单看两个人写字有什么意思?你当年在遖宿,也是领过兵,打过仗的,虽然最终都是败给本将军了,那本将军就给你个机会看看这次能不能赢……这两座巨石,是我命人连夜打磨所制,只懂得普通刀剑的粗人,是伤不了这巨石的。古人写字可入木三分,在下刻字,可入石三尺……不如我们就比试一下谁写的字在这石头上刻得更深吧……

 

 

慕容离听了那句“你当年在遖宿,也是领过兵,打过仗的,虽然最终都是败给本将军了”之后,先是一愣,随后莞尔一笑,心念道怪不得觉得此人做事风格如此熟悉,原来当年在战场上见过…只是那场战役打得相当辛苦,一方面要让遖宿王觉得自己对遖宿忠心不二,所有的计策都是为遖宿考虑;而另一方面又要顾及天权,在步步为营、命悬一线的战况中以恰到好处微小的差距输给天权,方可做到不被怀疑。

 

 

若天权那边领兵之人是个稍微精通点兵法之人,慕容离完全无需太过考虑,可偏偏那边的首领是个急躁之人,根本按不住气,一上来就全力以赴,打了不到几天便兵粮寸断,士气全无,害得慕容离坐在遖宿大军的军帐里眉头紧皱,心念着如何解这天权之局……后来,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冒天险,让自己的亲信庚辰从遖宿这边带着粮草暗中送了过去,方才解了这燃眉之急……

 

当然,那场战役最后由于遖宿粮草空亏过多,惹得遖宿王心存怀疑…一番查证之下,慕容离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归顺天权之心也被遖宿王得知,所以后来遖宿出兵虽依旧打着慕容离亲征的旗号,但已是兵权不复。

 

 

叔书见慕容离愣了片刻,以为他怕了,便傲声道,“怎么了?你不敢比?

 

 

新仇旧恨一袭而来,若这功高盖主的是个有能耐之人,慕容离倒觉得可以在才气上礼让他半分,一个不舞之鹤的人还敢顶撞圣驾,也该是时候好好管管了,便冷声道,“并非不敢比,只是在想题什么字…普天之下,皆是王土,四海之内,皆是王臣,执离为王上呕心沥血之作,不如就一同提笔‘执离盛世’,以示王上雄才大略,浩然正气,德隆望尊,爱民如子,我执离千秋万代,永享盛世…

 

 

慕容离这话说得明白,显然是说给叔书所听,告诉他“普天之下,皆是王土,四海之内,皆是王臣”,你即便军中威信再高,赫赫战功,也左不过是王上的一名臣子,切不可自鸣得意,不可一世,更不可有觊觎皇权或僭越之心。执离千秋万代,永享盛世,你为臣子本本分分,方可保你一世平安。

 

 

只是叔书心气浮躁哪里听得出这层意思,还念着慕容离真是个会溜须拍马的伶人,讲什么“雄才大略,浩然正气,德隆望尊,爱民如子”又道什么“千秋万代,永享盛世”不就是为了疼王上开心吗?大庭广众和王上拉拉扯扯,妖言惑众造谣自己有孕……

嘁,虚伪的伶人,看你输了这场比试,离了这执离之地,永世不得回朝还怎么甜言蜜语蛊惑人君?

 

 

叔书轻蔑地瞥了眼慕容离说道,“好。

 

 

 

 

 

 

圩玖、

 

 

比试开始,只见叔书随意地从武器架上抽出一把似有百斤之重的宝刀,拿在手里随意掂量了几下,不禁引得在座之人轻叹一声——好臂力!

这百斤重之物竟然可以不费力地单手拿起本已经不可思议,可那人居然驾轻就熟地把玩了起来,看来这场比试势在必得啊!

 

可就在众人期待的目光纷纷落在叔书身上等着他拿这把宝刀挥舞之时,那人却随手一扔,将那刀扔回了武器架上,有顺手拣了把两尺五寸,通体金色,观其纹,巍巍翼翼,如流水之波的长剑,在众人面前打了一套青龙剑谱,引得众人高呼——好功夫!

 

秀完了长剑,那人又欣欣然地把长剑再次放了回去,从武器架上拿出了一条九节长鞭,挑衅了看了慕容离一眼说道,“本将军热身完了,你可瞧清楚了…别眨眼!

 

只见叔书一跃而起,霎时间,鞭影,上下翻飞,相击作响,如银蛇飞舞,使人眼光撩乱……再一瞧那纹丝不动的厚重磐石之上,随着鞭影刻上一道道横纹,字体淋漓酣畅,雄浑刚健,俊逸处如风飘,如雪舞,厚重处如虎蹲,如象步…“执离盛世”四个大字跃然石上。

 

待那人似是腾云驾雾般落于地面,额间出了薄薄一层湿汗,一副胜利者地姿态嘲弄地看着慕容离说道,“该你了。

 

 

 ……





TBC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⑤





评论 ( 27 )
热度 ( 173 )

© 君曦又不是兔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