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⑦

*CP:执明X慕容离《刺客列传》

*第一季的续写,披着正剧风写小甜饼~

*试水、试水中…

*前章这里走: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〇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①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②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③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④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⑤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⑥ 



>>>


 

 

圆贰、

 

一切准备就绪,医丞大人满脸凝重地看着慕容离说道,“慕容大人,等下微臣会用这银针封住王上的穴道,以减少暗器拔出时血流不止的情况,只是拔出暗器始终都是件精细之事,稍有不适便万劫不复,还望慕容大人千万要稳住王上啊!

 

慕容离扶起执明让他的身子靠在自己怀里,点头说道,“医丞大人自可放心。

 

那暗器深深的刺在胸膛之中,只露出银白的一点,在伤口周围黯黑的血迹之中,显得明晃晃的,有些刺眼…慕容离从身后将执明揽在怀里,那属于执明的气息四面八方地向他涌来,不知为何心砰砰砰地直跳突然不受控制……慕容离赶快运功调息将内心的杂念一一除去,再用内力将人轻柔地禁锢在怀里……

 

运用内力将人固定在怀里的方法甚是巧妙,若是借用绳索、铁链、丝绸等外力将患者禁锢,在治疗之时不免因为疼痛而挣扎,从而造成取出暗器时的偏移,再者绳索、铁链、丝绸等的束缚若是不得当,更会伤上加伤…相比较而言,内力浑厚温和,患者如同裹在金丝蚕被中柔软,更可以按照患者挣扎的情况进行调整……可谓是精巧。

 

医丞大人见状频频点头,心念着慕容大人果真玲珑心思,赶紧从药箱中取出一个系着小结的软布卷轴,将那小结解开,顺手拽住卷轴的一端,轻轻一抛,卷轴缓缓而开,囊括的数百根银针长长短短陈列在了卷轴之上,“慕容大人若是准备妥当,微臣便开始为王上行针了。

 

医丞大人见慕容离将抱着王上的手又紧了半分,点头示意他开始,便神色一凝,捻起一根银针,屏住呼吸,缓缓地在膻中穴上刺了下去…

 

啊……!”这针下去,昏迷中的执明突然有了反应,迷迷糊糊中企图将那根银针自行拔出,却先一步被慕容离控制住,未能得偿所愿的执明猛地在慕容离怀里挣扎了起来…

 

执明这猛地一动,险些让刺入颈间大动脉的人迎穴走偏,医丞大人手中一滞,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跌落了下来…“慕、慕容大人,这…不如……

 

不可…不能从长计议,错失了良机…再要救执明就难了……医丞大人请继续…”慕容离死死地按住执明乱动的身体,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执明…别动……你别动……

 

可执明如今神志恍惚,哪里听得进去,只觉得游走于四肢百脉间的血液凝固不动,酸胀发痛,浑身微微颤抖,肌肤上积了层薄薄的汗泽,喉咙深处抑制着,发出低沉混沌不清的呐喊,难耐地双手在空中虚抓着什么…

 

执明……执明……”慕容离见执明的样子像是已经到了边缘,忽然心里也慌乱了起来,纤纤玉手握住他虚抓的手,十指相扣…手掌间肌肤相互熨帖的清凉触感,将执明身体中的喧嚣收敛了几分…缓缓地安静了下来,唇瓣微张,喘着粗气,依稀地唤了声,“阿离……

 

这句神志不清中的“阿离”叫得慕容离胸膛里氤氲的酸楚,突然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淹没了胸腔,又涌上鼻尖,见他终于对外界有了反应,赶紧回应道,“执明…我在……你忍着点……别动……

 

医丞大人见王上安静了片刻,见缝插针,又在神阙、天枢、引气归元处加了几针……全身的穴位算是封住,就差将那暗器从胸膛之中拔出,包扎完毕…医丞大人向慕容离使了一个眼色,正欲用镊子将那暗器的一端夹住,可突然间,执明再次躁动了起来,口中喃喃道着,“阿离……阿离……别走……阿离……别去遖宿……若是阿离真的非常想要这天下……那本王就给你夺回来吧……

 

 

 

 

圆叁、

 

 

 

慕容离心里一惊,觉得执明刚刚的平静,并非在混沌之中听到了他的声音,而是肌肤相互熨帖的触感所致,可现在这冰肌玉肤的双手早就被那人握得滚烫,眼下若是想要安抚他也只能……

慕容离叹了口气…

…哎,真的是败给他了……

 

慕容离冰清玉骨的纤纤玉手从温厚的掌内抽出,抚上了毫无血色的脸庞,略带些青涩的碎吻伴着那清冽的唇瓣,如蜻蜓点水般贴了过来,轻蹭着柔软的下唇…

 

…满腹经纶,宏儒硕学的慕容大人在接吻这种情事上可谓是白纸一张,毕竟截至今日,他的接吻对象也不过执明一人,而接吻的次数也单单只有从塞外而归马车上情不自禁的那次……

 

此刻的慕容离紧闭着眼睛,羽睫随着呼吸一上一下的起伏着,回忆着之前同执明那满是激。情的过往,一步步临摹着执明当初的动作进行着…

 

这一吻下去,怀中那乱动的身子一点点的软了下来,甚至微微张口含住了那形状姣好微凉的嘴唇……

 

医丞大人也没料到眼前会发生此等桃色事件,先是有些惊愕,但事不宜迟,沉住气屏住呼吸,顺手拔出了那卡在胸腔里的暗器,殷红的鲜血从胸口喷出,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血虽然流了不少,但看王上这气色,显然已经过来危险期,医丞大人迅速命手下将已经备好的止血散敷了上去,再细心地包扎好……正欲对慕容离道“暗器已拔掉,辛苦慕容大人了…”,可转眼一瞧,慕容大人纤细的手臂攀着王上的脖颈,吻得天昏地暗,旁若无人…心念着为了这条小命,还是别打扰得好……挥了挥衣袖,作了个揖,和手下人一起退下了……

 

 

……

 

 

慕容离也不晓得多久才和怀里的人慢慢地分开,转眼一瞧,伤口已经包扎完毕,医丞等人也早就退下,而刚刚吻得激烈,早就被怀里的人反转压在了身下,这家伙更是得寸进尺地把头颅埋在自己颈间,缓缓地呼吸……

 

罢了……看在你受伤的份儿上就由你任性一次好了……

慕容离叹了口气,眼皮越来越重,慢慢地睡了过去……

 

 

 

 

圆肆、

 

天色未明,突然一声惊呼将慕容离吵醒……

 

不好了——慕容大人——他们、他们造反了——!



……




TBC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⑧




——————

写到半夜真的写不动了,就这样吧

最近因为期末考试开启不定期更新模式,你猜下次更新是何时~






评论 ( 19 )
热度 ( 224 )

© 君曦又不是兔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