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⑨

*CP:执明X慕容离《刺客列传》

*第一季的续写,披着正剧风写小甜饼~

*试水、试水中…

*前章这里走: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〇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①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②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③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④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⑤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⑥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⑦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②⑧

     




>>>



圆陆、

 

 

……

 

 

叔书刚至,茶壶里的水“咕嘟咕嘟”地冒起了水泡,像是算好了时辰坐等客人的驾到,慕容离将身边的侍从遣散了出去,纤纤玉手亲自执壶,为叔书倒了一杯热腾腾的清茶,“这王宫之内难得寻到如此不寻常之物,将军可要尝尝?

 

叔书盯着慕容离看了半晌,丝毫没有理会慕容离这句客套之话,双手负于身后,也不去接那清茶,傲慢地说道,“死到临头了还那么多花样,谁知道你有没有在里面放什么毒药?

 

慕容离见他这样,笑而不语,捧着自己的茶盅放到淡色的唇边,细细的品了几口,方才缓缓地放下,“无论有没有毒药,将军以为做了行刺帝王之事这等灭顶之事,还能够泰然出得了宫吗?

 

慕容离此话一出顿时引得叔书脸色煞白,瞳孔放大,紧咬的下唇也泛起一圈苍白,但此神态维持了不到一霎,那人便换了副模样,镇定自若地冷言说道,“行刺帝王的罪名可不小,你别仗着有王上撑腰就无缘无故地给本将军扣上这样的罪名…诬蔑国家重臣按照我国例律,那也是要受杖刑的……看你这细皮嫩肉的,怕是挨不过吧。

 

慕容离定定地看着他,继续品了几口杯中的香茶,长长叹了口气,说道,“你果然还是不肯认罪…我本想着你若肯从实招来,暂且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呵…”叔书不屑地一笑,“别以为你手上有王上的金印就可以为所欲为,要定本将军的罪,总要让本将军认得心服口服!

 

你要证据,对么?”慕容离执手往自己的杯中续了些香茶,继而从宽大的袖口之中,拿出一团银丝细线,继续说道,“将军可认得这是何物?

 

叔书脸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又强行的崩住,冷言道,“普通的细线罢了,难不成侍奉王上侍奉得惯了,你也要学那些后宫妃嫔做做女工?

 

慕容离垂着眉,不理会他的挑衅,将那银丝缓缓地一圈圈缠住伤执明的银勾暗器,随手执起一个青瓷茶盅,倒扣于上,葱白的手指轻轻一叩…只见那茶盅应声而碎,“嗖——”地一声,兔起鹘落,白光一闪,暗器顺势而出,刺入了不远处庭院内的假山之上……

 

叔书面露凶相,可他似乎毫无察觉,只将阴寒彻骨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慕容离,良久方咬牙说道,“你…这是何意?……本将军看不明白。”说着叔书长袖一挥,提气飞身,铁青着脸正欲离开,却听见背后之人嘴唇轻启,淡淡地道了句“季画。

慕容离的声音并不大,可气势所迫,一锤定音,引得叔书浑身一震。

 

这突如其来的两个字,滞了叔书离开的步伐,他赫然转身,面色发红,嘴唇青白一片,双手如痉挛般按在桌子上,逼至慕容离面前,怒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慕容离眸中露出悲凉怜悯之色,缓缓说道,“在打磨之时便将那暗器放于石中,用细线为弦,制成机关,破石之时,机关伺动,暗器放出,自可杀人于无形之中…这方法精巧,比试后执明受伤,现场慌乱,想要寻得蛛丝马迹,更是难上加难…只是……

 

慕容离还未说完,这噩耗已经将叔书彻底的激怒,他身体微微颤抖,印在桌上的手印也越发的明显,口中喃喃地一遍遍重复着“季画、季画、季画…没想到我精密的计划……居然败在了他的手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不知道执明到底哪里好了?居然又是为了他!不就是送个碧波湖吗!……为什么人人都喜欢他!师父喜欢他!小师弟也喜欢他!…哈哈哈哈哈你这个自认清高的伶人不也委身雌伏于他身下?…呵。就因为是生在帝王之家吗!……等本将军、不对,等本王夺了他的天下,倒要看看这执明尽心尽力捧在心尖上的人,尝起来是有多么美味!

 

慕容离见眼前之人笑得一派狂傲,口中轻薄之语更是大放厥词,正欲唤手下之人将此癫狂者压下去候审……霎时一股内力袭来,犹如千万根冰针,叔书一把抓住了慕容离的脉门。

 

 

……

 


 



 

TBC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③〇



——————


更文投票详见此,下次估计更江山为注?



评论 ( 28 )
热度 ( 194 )

© 君曦又不是兔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