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想发刀,是官方逼我的(心累)#







面对如巨浪般袭来的黑压压的一片,天权的御林军,紧守城门,在萧瑟的风中巍然安定。


那抹红衣,如今铠精盾坚,乌騅骏马为军队之首,后跟着手握长枪的步兵,枪尖雪亮森森,如林一片…


身边的副将侧目望去,只见自家主上,眉头紧皱,咬着的嘴唇微微颤抖,手中的缰绳握得死紧,紧到虎口之处都泛起一圈青白……明明攻下天权这最后一座城池便可以成为天下共主,主上的夙愿也得以达成,可为何如今偏偏会是这副模样?


“主上…”那副将正欲开口,坐等自家主上指示,只见厚重的城门开启,沉重的声音在戒备森严的气氛下刺骨的清晰…



城门下,那身蓝衣早已换了丧服,在苍穹之下显得格外刺眼,他手捧玉印,一步步踏至红衣身前,“天权旧主已服毒自薨,秉旧主遗旨,持玉印,携文武百官,在此特地恭迎新君……”


——阿离,你曾说过,等本王何时想要这天下,你便给本王答案,可本王现在不想知道了。




评论 ( 10 )
热度 ( 58 )

© 君曦又不是兔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