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亲梗:执离】江山为注(又名《阿离如此多骄》)⑨


 

*CP:执明X慕容离《刺客列传》

*和亲梗:瑶光未灭,和亲天权,以求自保

*龟速更新,跳坑需谨慎,主更《执离盛世》,次更《奉天承孕》,此篇最小排最后

*前篇见:

【和亲梗:执离】江山为注(又名《阿离如此多骄》)①

【和亲梗:执离】江山为注(又名《阿离如此多骄》)②

【和亲梗:执离】江山为注(又名《阿离如此多骄》)③

【和亲梗:执离】江山为注(又名《阿离如此多骄》)④          

【和亲梗:执离】江山为注(又名《阿离如此多骄》)⑤

【和亲梗:执离】江山为注(又名《阿离如此多骄》)⑥【本章R17】

【和亲梗:执离】江山为注(又名《阿离如此多骄》)⑦

【和亲梗:执离】江山为注(又名《阿离如此多骄》)⑧

 

 



拾陆、

 

……

 

——诶诶诶!你听说了吗?天权大喜,太子纳妃!你绝对猜不到这国盛力强的天权国要娶得是谁?

——能是谁啊?难道还能娶个天仙不成?

——嘿!还真让你说中了诶!听说啊,这天权国太子要娶得可是钧天美人榜的榜首,琼闺秀玉,多少达官贵人追捧的对象,各国求亲说媒的早就踏破了门槛,没想到这熙熙攘攘的爱慕者中还是天权太子夺了桂冠,才子佳人好不般配啊!

——我也听说了!纳吉之后可是不可多得的上上签,英雄美人必能百年好合,福寿绵长!

——是不是定期了下月十五?我看以天权国那疆域辽阔、物产丰饶的架势,这婚礼必是要办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要是能看上一眼,也就此生无憾了!

 

……身后之人谈得热火朝天,庚辰转身一瞧,只见自家主上脸上早是铁青一片。

 

 

 

 

 

拾柒、

 

浓墨抹于苍穹,只嵌着几颗残星,天权都城的宫门早已过了门禁,手握长枪的守夜者在夜色中巍然安定。

 

突然见,一抹红色的身影闯入视线,“嗒”、“嗒”、“嗒”的马蹄声在夜深人静的肃静犹如一道道涟漪般拨弄着守夜者的心弦……

 

来者何人?”那守城之君,铠精盾坚,一脸威严,见城门下之人稚气未脱,未及弱冠,心念着小孩子家家的,大半夜不睡觉乱闯城门可知何罪,便怒道,“城门早已关闭,你便有再急之事,也需等到明日辰时。

 

日夜赶程,青丝贴在脸上,尽显凌乱,可即便风尘仆仆却依旧挡不住那身谪仙之姿,不染尘世的脸上霁月风清,只见那抹红衣从宽大的袖口之中拿出一块玉牌,此玉赤色法身灼其华,滴露玲珑透彩光,可谓是脱胎一品的玉质……

 

那守城之君见状,觉得城门之下的人绝非个稚子这么简单,立即命人递了那玉牌前来一看,只见那通体玲珑的玉牌上雕着一个“明”字,顿时心里一惊,谁人不知这“明”字乃当朝太子之名,擅自用这“明”字,那可是要犯了忌讳的,诛九族的,再观这玉,也并非等闲之辈,细细一想此人能够拿到此玉牌,也不知和太子爷有着何等渊源,赶紧提着衣袍,三步并两步的下了台阶,作揖说道,“在下不知公子是太子之人,多有冒犯,还望公子见谅。

 

那这城门?”慕容离冷冷的说道。

 

开!开!开!快去给公子开城门!太子爷下月大婚,定有好些事情需要置办,怎可等到明日辰时…”那人见这位红衣公子不占尘世的脸上愠怒之色越发明显,越说越心虚,心念着太子爷即将迎娶那绝世佳人,大喜之事,这溜须拍马应该没错啊……可那铁青之色又不容置疑,只得越说越小声,最后赶紧长袖一挥,赶紧话不多说,命人将那城门打开…

 

慕容离见城门已开,也不多说些什么,飞身上马,绝尘而去…

 

 

 

 

 

拾捌、

 

慕容离入了城池,也不直奔王宫而去,反而寻了间看似寻常的大户人家。

这户人家青砖黛瓦,韶光华华,看似和周围的人家别无两样,左不过富贵些罢了,但这府邸的所有者乃当今太子,府内更是设有机关暗道,可以直通王宫内院。院内长期有人驻守,可能够进入这暗道的,除了这府邸的所有者执明外,也便只有慕容离了。

 

纤纤玉手在朱红色的木门有节奏地叩了几下,便听到门内略有骚动,有人携灯而来……三更半夜,院内之人早已就寝,闻得暗号,立即起身,通过门眼那么一瞧,居然是慕容殿下,不禁心中一惊,立即开门说道,“殿…公子这深更半夜,寒露沾身的,您要来,怎么也不早些知会一声,我们好派人去接您!……快快快,去给公子拿身上好的暖裘来,可别冻着了!

 

院内的侍从一听,得知是“公子”的到来,本来深更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立即打起十二分精神,簇拥过去嘘寒问暖,生怕怠慢了。

 

来得突然,你们无需理会,继续就寝吧…”慕容离见各位侍从来得匆忙,略有些衣冠不整,明明昏昏欲睡,却又要假扮得朝气蓬勃,不禁有些心疼,便说道,“那暗道我自己来便好…

 

可…公子,这半夜三更的,殿下怕是已经睡了,现在过去…再说了,公子风尘仆仆,不如沐浴更衣待明日再去也不迟啊…”院内的管家听闻慕容离刻下便要入宫,想起之前太子爷交代之事,不禁有些慌张。

 

按理来讲,慕容离何时进入那密道并没有限制,可如今他瞧管家眼神飘忽不定,躲躲闪闪的,心里更是起疑,何时和自己亲密无间,无话不谈的执明居然也有专属自己的小秘密了?心中不悦,衣袖一挥,道了句“他若睡了,叫醒他便是了…”便进入了密道…


慕容离这句“他若睡了,叫醒他便是了…”惹得众侍从一愣,心念着天权国国富力强,依仗昱照山天险,外敌不敢来犯,执明身为太子,深受王上喜爱,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谁敢三更半夜叫醒他?不想活了吗?可这人偏偏是太子捧在心尖上的“公子”,他还有什么不敢的,别说叫醒他了,估计叫醒太子爷让他上天摘个月亮下来都是心甘情愿的,甚至欣然向往的。这位“公子”果然不一般啊!


那密道本就只有执明和慕容离可以进入,管家见拦不住他,只得在密道外作罢,连同侍从之人一起跪地,行了个大礼,齐声道,“恭送公子——

 

 

 

*

 

是夜。

太子寝宫。

明月当空,洒下光华一片。

虽是深更半夜,可温暖的烛光笼罩了整个房间,执明正襟危坐,正与番邦之女交谈,忽然听到“哗啦——”地一声,一道冷风袭来,吹得羽琼花的落地壁画卷帘飘起,那壁画之后缓缓映出一个人影……

 

 

执明眼神一凝,不由得道了声“阿离——

 

 

 

 

TBC



 

【和亲梗:执离】江山为注(又名《阿离如此多骄》)①〇





评论 ( 11 )
热度 ( 197 )

© 君曦又不是兔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