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③①


 

*CP:执明X慕容离《刺客列传》

*第一季的续写,披着正剧风写小甜饼~

*试水、试水中…

*前章这里走: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③〇

   

 


>>>



圆陆、

 

 ……



你以为你赢了吗?”叔书的眸子突然变得深不见底,“以前是我低估了你,以为你只是个以色侍君的伶人,所以才没有多想。可你凭借一己之力,赢得过我兄弟四人,我才开始思考,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伶人才可以琴棋书画,纵横捭阖…?瑶光王子,慕容殿下……你真的觉得刚刚那个身影便是心心念念等待的亲信庚辰吗?

 

这猝然间的一喜话不出意料地令慕容离感到震惊,他微微皱眉,面如寒铁,目光极冷…可放眼望去,那人从招式到形态上都和庚辰大不相同。

 

叔书见状,带着一缕深浅得宜的骄傲,挑眉笑道,“莫澜一介文官,也胆敢乱闯我军营,慕容殿下机关算尽,却始终还是下错了这步棋局…”正说着,叔书擒住慕容离脉门的手突然松开,趁着间隙,慕容离正想逃离,可那碧霞云纹黑衣斗篷已飞至慕容离身后,一把擒住他的双手,剪于身后…

 

昨日忙着帮执明清理胸口的伤口,肩伤未愈,刚刚又被那股彻骨的内力席卷全身,慕容离只觉得肩上的伤口似是撕裂开来,咬紧牙关,却挣不开那擒住的双手……果然,一向清醒的大脑和临危不乱屡次被执明激荡出层层涟漪,若不是清晨莫澜到来之际,那人从背后搂住了自己的腰际,下巴不老实地卡在了自己的肩窝,甚至还含住自己的耳垂唤了声“阿离…”,又怎么会没想到莫澜身份那么特殊,前去军营找庚辰,定会惹得他人起疑……

 

天赋秉异,德才兼备的瑶光王子纵横沙场那么多年,最终还是输在了本王手里”,叔书微微扬起下巴,睨视着慕容离说道,“可有些事,我始终都想不明白,遖宿国和瑶光有着血盟之亲,你本来可以富强遖宿,光复瑶光,下半生名利双全,过得逍遥自在,可为什么偏偏要辅助那混吃等死的昏君成为一代帝王?

 

因为普天之下,独执明最好,”那张不占尘世的脸笑得月白风清,缓缓说道,“……可惜你却永远看不到了…”慕容离说罢,叔书突然觉得腹内一阵绞痛,颇有肝肠寸断之势,一手捂住下腹,一手艰难地撑在了亭内的石柱之上,只听慕容离继续说道,“这院子里的五彩缤纷的小花又名‘海洋之露’,闻后可令人头脑昏胀,肝肠寸断,唯独这悬碧落清泉茶可解,可你又偏偏不要…

 

你……!”叔书的面色青白,气急败坏地向前迈了一步,想要一把擒住慕容离的咽喉,却兔起鹘落,迅速无比,只见碧霞云纹黑衣斗篷刀锋出鞘,一舞刀光剑雪刺了过去……

 

叔书尚未触及慕容离半分,只见眼前寒光闪动,手腕一阵剧痛,急忙向后跃开,可就在这一瞬,手腕早已中剑,腕骨半断,鲜血淋漓,一席熟悉的声音从那碧霞云纹黑衣斗篷下发出,“普天之下,除了本王,竟然有人胆敢碰阿离?

 

叔书顿时一惊,捂着那节断臂后退了半分,只见那人缓缓取下那身碧霞云纹的黑衣斗篷,剑眉星目,深邃的看不到底,高挺的鼻子,削薄的嘴唇,不怒而威的帝王之气,引得叔书不寒而栗,“执…执明?

 

见到执明的慕容离也是一惊…他、他今晨将自己圈在怀里的时候,不是还不省人事、昏迷不醒吗?只记得自己花了好大的功夫,被占尽了便宜,才从这个混蛋怀里挣脱出来,去赴叔书之约,怎么如今就这样堂而皇之地代了庚辰之位,成了那碧霞云纹黑衣斗篷之人了呢?…

 

…还有什么叫——“普天之下,除了本王,竟然有人胆敢碰阿离?”,对于这话,慕容离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道着虽说至今为止,除了你外再也无人敢这么堂而皇之地对我又亲又抱的,可也不代表你就可以随意地占我便宜啊!现在倒好,你这话说出去,就跟我的所有权是你的一样,明明刚刚才夸了“因为普天之下,独执明最好,”这个昏君根本就不禁夸!

 

 

 ……



 

TBC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③②



————————


先写到这里吧,明天六点就要起,现在已经快十二点半了_(:зゝ∠)_

而且每章都有一千五啊,我一点也不觉得少QAQ




评论 ( 12 )
热度 ( 205 )

© 君曦又不是兔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