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③②


*CP:执明X慕容离《刺客列传》

*第一季的续写,披着正剧风写小甜饼~

*试水、试水中…

*前章这里走: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③〇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③①

 

 


>>>



圆柒、

 

王上寝宫之内,一叠叠奏章小山般压在了执明的案头,还有不少正在传递的路上,叔将军身为大将多年,又有祖上基业祭奠,党羽颇多,岂是一次可以铲除的?执明早就料到他党羽之人定会想方设法为他推脱…

 

…可你听听这都是什么理由?!

——叔将军刺王杀驾之事,尚未明朗,多有蹊跷,还望王上明察秋毫!以换叔将军一个公道!

——刺王杀驾本应凌迟处死,头颅悬挂于城门,暴晒七七四十九日,以示严惩,但望王上念在叔将军军功荣耀集于一身,将功补过,放叔将军一条生路!

——王上登基时日不久,又有边疆匈奴来犯,若是此时处死叔将军,怕是会引得边疆不安,还望王上三思!

——叔将军手伤未愈,若是留下顽疾,日后行兵打仗定要输了执离气势,还求陛下皇恩浩荡,为江山社稷考虑,可使将军回府休养!

 

 ……



……呵!合着本王的龙椅若是没有他便坐不稳了吗!”执明一怒之下将那手中的奏章掷了出去,只听“咣当——”一声砸在了殿内的玉柱之上。

 

慕容离沏好了香茶,纤纤玉手亲自执壶,闻声望了一眼执明…执明见阿离看着自己,心知他不喜自己荒废国事,不阅奏章,只好耐着性子,起身打算将那掷出去的奏章捡起……

 

慕容离见他满脸委屈,明明心中似是有火,却要耐着性子去捡那奏章,不由得低眉一笑,说道,“执明你若乏了,便别看那奏章了……在这宫里待得时间久了,未免烦闷些,不如一同出去散散心吧。

 

执明若不是看在慕容离的面子上,本就不想理那堆成小山的奏章,见慕容离这么说,自然是满心欢喜,那奏章也不捡了,立即生龙活虎地飞奔至慕容离面前,顺势揽住了那人的肩膀,说道,“阿离想要去哪里?本王现在就命人备了那轿辇一起出去!

 

 

 

 

*

 

 

 

宫殿之外,长街之上。

广阔无垠的苍穹犹如漆黑的幕布,一轮澄澈的圆月如玉盘般高悬于上。

五光十色的灯火似点点的星光飘落到了人间,汇成一条闪闪发亮的的彩带,层层叠叠,一路铺至天际…

执明和慕容离漫无目的地走在这大街之上,周围灯火辉煌,流光溢彩,两旁有小贩摆着摊子,人群熙熙攘攘,美食飘香,平素看起来宽敞的街道此刻显得要狭窄许多…

 


执明从未深夜微服出宫民间,自是看什么都觉得新鲜,特别是那令人啧啧称奇的杂耍,一人盘空拔帜,如猱升木,另一人长剑直插喉嗉,谓之饮剑,直教人忍不住驻足留步,多看上几眼…特别是执明见人们提着花灯边走边瞧,自然也是要提上一盏,选来选去,就选上了这么一盏,绘的是锦鲤戏荷。


那条锦鲤身染千点富贵红,在荧荧烛光下显得色彩斑斓,更妙的是点燃之后,那灯可以自行旋转,便真如那鲤鱼活了一般,灵动起澄澈的涟漪,如微醺的晚风轻抚欲语的琴弦,弹皱一池素莲香,泅润成一方墨韵飘荡。

 

执明正欲提起那盏花灯,却见一只粉嫩的小手将那灯秉紧握,没想到居然被一个小孩子抢了先,他痴痴地望着那盏花灯,又不想夺人所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小孩欣喜的提着花灯,在银铃般清脆的笑声中欢快的跑远了…

 

没有了…”执明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不禁有些失落说道…继而宽袖一抖,正欲将手收回袖中,却恰好碰到阿离那莹白的手指,索性修长的手指不由分说的插进他的五指间,牢牢扣住,手指间肌肤相互熨帖的清凉触感,将刚刚的失落感一扫而空,执明将嘴角一勾,笑着说道,“现在又有了~

 

手上的这条“锦离”可比刚刚那条“锦鲤”好上太多了!


纤纤玉指被包裹在那宽厚的手掌之中,慕容离见他一颗赤子之心,小孩子心性,心念着此次游玩,一是为了体会民俗民风,了解民情;二是为了排遣他心中案牍的郁结,既然开心,那就由着他好了…

 

 

就在这时,听闻不远之处,一位老翁的声音,“卖红线咯~月老的红线~

只见那老翁鹤发童颜,笑呵呵的坐在一棵大树下,宽大的袖袍逶迤垂至地面,眼神朦胧,双颊一片醉红,一手抱着一个酒壶一边从袖口掏出一团赤色的红绳…

 

 

 

 

 

……

 

 

 

TBC



【正剧风:执离】执离盛世(又名《混吃、等死、逗阿离~》)③③



————

关键信物和人物已经上线,

没人来猜一猜月老的身份嘛~






评论 ( 11 )
热度 ( 187 )

© 君曦又不是兔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