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鸟卷设定:执离】画中仙【上篇】



*明天要飞,电脑已经打包了,手机码吧
*微博发了一段,这里有修改,外加填了后续




>>>



那画卷微微泛黄,看起来年代有些久远了;笔触也算不上多么精细,甚至没有落款,看不出是出自何人之手。在王宫内众多的精致的选秀画卷中,显得略有些突兀。


执明本想着这画卷上之人,或是蕙质兰心,贤良淑德,或是燕妒莺惭,绝世独立,可万万没想到,这画卷上之人确实个温雅清俊,风度翩然的男人…


这画是谁家送来的?”执明不禁好奇的问道。


内务府的总管听闻这声,不晓得是太子爷看上了哪家的琼闺秀玉,可定睛一瞧,居然是个手执玉箫,身着红衣的男人,立即吓得跪地说道,“殿下…臣、臣也不知,怕是这些日同那进贡的奇珍异宝一同入宫混淆,碍着殿下的眼,臣这就将他送回国库,完璧归赵……


不必,这画是给人看的,放在国库里有什么意思,就挂在本太子的寝宫里吧。


执明又细细地品味了一番那副绝世之作,画上的男子身形高瘦,衣袂飘飘,手持一把玉箫,于羽琼花丛中低眉浅笑。



画作之人虽是不佳,纸张也因年代久远有些泛黄,可都掩盖不住这画卷之人的仙气半分,不禁让人赞叹到这画中原本之人得有怎样的气度风华?当真是个妙人啊!





*



是夜。
昏黄的宫灯在风中摇曳,缕缕青烟袅袅而升。
烛火一灭,夜深人静,只见那幅画卷随风飘起,窗纸之上映出了一个人影……



执明睡得正香,突觉得耳边聒噪不堪,似是有谁在窃窃私语,心念着谁深更半夜惹得本太子不得安眠,不想活了,便不耐烦地道了句,“谁啊!” 他起身一瞧,只见殿内两个陌生的黑影……



那两个黑影也是万般没有料到执明会醒,顿时失了分寸,他们接到悬赏,去太子寝宫盗走兵符,便可获得数万两黄金,可如今兵符并未寻得,又被主人见了真容,只能杀人灭口了!两个黑影在瞬间交换了眼神,只见寒光掠影,刀锋出鞘,一击刀光刺了过去——



执明睡的朦朦胧胧,这一剑袭来顿时苏醒,可身边又无长物护体,只得侧身一转躲了过去……那黑影见第一刀下去,对方毫发未损,顿时牟足了劲打算刺第二刀下去…
…可他没有机会了,两个黑影双双倒地,执明从空隙之中看到了一个人影,只见那人温雅清俊,风度翩然,三千青丝用一道血玉簪子绾起,发缕丝丝垂于身后,宽大的衣袂藏不住一身仙气……这不是白日里画像之人吗?他怎么在这里?



执明刚想张口询问,只见那红衣男子说道,“时间不多了,你切勿多问,为报答救命之恩,你且要满足我三件事,自可夺得王位,成为开创盛世王朝,海清河晏的明君。



可本太子不想夺得王位,这当个太子监国,垒起来的奏章就有那么高了!要是当了国主,那本太子忙得就别想听小曲,放风筝了!”执明本就对这成为国主一事不感兴趣,若不是他父王苦口婆心,这个太子他都懒得当!



你…!”那红衣男子也没料到此人会一口回绝,“总之,我救了你,你要答应我三件事,不然你就别想见到你的心上人了…


可本太子没有心上人啊!


将来会有的…这其一,天下之大,乐器之多,你自可随意品赏,但唯独这洞箫是万万沾不得的…


为什么?”执明心念这都什么理由?你救了我,你要黄金万两,你要奇珍异宝都随你,可你不让我听洞箫,也太不人道了!



不为什么…这其二,你命中与'黎'字相克,所有带'黎'的人或物你都不可以接触,就连这雪梨同'黎'谐音也不可…



执明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心念着这人长得是挺好看的,就是脑子不好使,是个怪人,真是可惜了…



这第三…你……”只见那男子虽是霁月风清,面如冠玉,可耳根早已如玛瑙般通红,“总之,你不得断袖分桃,喜欢男人…



听到这话的执明也是一惊,虽说天权地大物博,好男风之事也并不稀奇,可此人不提,自己从未往这方面想过,如今这一提,只觉得刚刚那男子身上一股清冽的香气,引得自己燥火妄动,一股暖流顺着四肢百脉向下移动,汇聚成一点,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此刻执明刚刚苏醒,全身只着了一身丝质里衣,本就是血气方刚的少年郎,被这红衣之人一撩,顿时衣服勃然大物撑起……



那红衣男子见了,立即一副非礼勿视的模样侧面不去正视,道了句“怎么几百年后,你还是这副模样…



没等那男子再说什么,只觉得一阵冷风袭来,吹得案台上的宣纸哗哗作响……执明再一瞧,大殿之内只空有他一人,而那悬挂的画卷之上,也独留那一片盛开的羽琼花……




*




不嫁…怎么嫁?”慕容离觉得他父王和那群朝臣简直疯了,自己身为男子怎么可能去和亲天权呢?就算是拿着自己的画像,改成女像,送过去选秀也不行!








TBC


【花鸟卷设定:执离】画中仙【下篇】



————

明天坐飞机肯定不会更,后天更不更看忙不忙啦~



评论 ( 11 )
热度 ( 193 )

© 君曦又不是兔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