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⑥


 

*CP:萧景琰X梅长苏《琅琊榜》
*ABO帝后设定(琰殊AA→靖苏AO)
*伪破镜重圆,伪先婚后爱
*两个人的四角恋
*A乾元,B中庸,C坤泽
*梗:一个为了解火寒毒而不得不从乾元(A)变成坤泽(O)的麒麟才子想方设法把自家老公掰“直”的故事

*前文详见: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①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②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③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④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⑤

   


>>>


陆、

 

眼见天色渐暗,陛下孤身一人驰骋未归,不由得急坏了皇家马场行宫的一行人。

 

虽说陛下逐//鹿天下之际,仅名号就可令得敌方闻风丧胆,退避三舍,但现在独自一人,又无盔甲傍身,若是稍有差池,那肯定是失职灭顶的大罪;而若现在派人去寻,陛下临走之时,又说出“谁也不许跟着”的圣旨,敢违令者,必定也逃不了一死。

 

如此进不可,退亦不可的局面,急得杜公公等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公公,你瞧,那可是陛下?”那马场的侍从眼尖,一眼便望到了飞箭如梭,英姿矫健的踏月。

 

可不是吗?好了,好了,可算是回来了。”杜公公顺着那侍从手指的方向看去,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不过敢在皇家马场驰骋的除了陛下还能有谁。杜公公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拍了拍他那七上八下的小心肝。赶紧转身让人去通知尚膳监将晚膳随时备好了,也不知道陛下是打算在这行宫用膳还是快马加鞭赶回宫中,于是又让人去通知司设监和御马监备好轿辇和快马,以备陛下随时回宫之用。

 

【20180721(9:33)重新补档,连接点不开的,请微博搜索ID:君曦又不是兔纸】

 

*

 

 

医丞大人还记得进殿之时,杜公公特地嘱咐他,别多说话,细心照料着就是了,别瞧里面这位现在没名没分,来日还不定怎么宠冠六宫呢。


医丞大人现在觉得杜公公这句话说得有些偏颇,何须来日,难道如今这样还不够宠吗?


历朝历代你见过哪个妃子或臣子崴了脚,陛下亲自上阵的?

 

萧景琰也不晓得自己是怎么了,医丞只是个中庸之体,要帮怀里的人医治也不是于理不合,可自己就是不想那只玉足被他人触碰,染上别人的味道,索性未等医丞动手,便一言不发地低头脱掉了梅长苏右脚的鞋袜。


他一手托住那人欺霜塞雪的脚跟,另一手握住了微微泛红的脚尖,两掌心微微对握内外踝,轻轻用力按压……那玉足触之冰凉,小巧雪白的脚趾无力地蜷起,不由得引得萧景琰心中一荡,恨不得拉过那双玉足放在手中亵//玩一番,再沿着那骨肉亭匀的小腿一路探上去……


萧景琰,轻咳一声,收回了思绪,帮手在那伤处敷了些五黄散后,又小心翼翼地将那玉足包好。

 

看公子的面色,想是素来有些气血不足,倒也不是什么大碍,微臣等下开些活血化瘀,补气养血的方子给这位公子,好好养着,便很快能痊愈了。”医丞见治疗脚伤已无自己的用武之地,赶紧拿出丝线,恭恭敬敬地帮床上的公子悬丝把脉。

 

知道了,你随朕来。”萧景琰同医丞盘问了几句,便让他下去了,他看着医丞走出殿门的背影,又挥手屏退了身边的侍从,说道,“你们也退下吧。

 

众人见状,大抵也猜得到圣意,赶紧假装不知情般低着头迅速退了下去,杜公公更是让所有的侍从去了外院候着,心念着可千万别有哪个毛手毛脚的在陛下结合之际不小心闯入了领域,惊了圣驾,到时候怪罪下来,谁也承担不起。

 


*

 

梅长苏见到匆匆退避的侍从,顿时心里一惊,心道难不成外面传得萧景琰不热衷于房//事都是假的……这人不过同自己见过两次面,连姓氏名谁都不知,就要这样迫不及待的要把自己给标记了?

……说来也是,当年是林殊之时,对于萧景琰某方面的用不完的精力,有着切身体会,自己怎么也能够跟螺市街上的无知妇孺一般也相信那些风言风语?

 

梅长苏只觉得脚步逼近,一股乾元之气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

紧接着,那脚步声款款而至,朝他踱步而来,在他身边停驻下便一动不动了,梅长苏屏住了呼吸,浑厚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你是谁?到底是谁派你来的?”自登基以来,无论是虎视眈眈的外敌又或者魑魅魍魉的内//奸,送来的细作数不胜数,温//柔//乡、美人计并不难攻破,可面对眼前这位萧景琰就不是那么确定了,一个小小的举动都可以惹得自己浑身欲//火,不由自己。萧景琰刚刚趁着众人退下之际,吞了枚抑乾丸强行用药物压制了内心狂//躁而出的欲///望,才敢靠近这位来历不明之人。他刚刚同医丞询问,知道这人虽然身体较一般坤泽弱,但并不是不能言语,既然如此,那一味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引起自己注意究竟有何目的。

 

梅长苏本还想着若是这人突然扑上来欲行不//轨之事,自己究竟应该如何应对,而现下听到这句话,顿时豁然开朗,这分明是将自己当成谁派来的细作了。也是,“弯”如萧景琰,怎么会突然标记一个只有过两面之缘的坤泽。

 

梅长苏不由得内心自嘲一笑,继而垂目说道,“草民苏哲,一介布衣,皇帝陛下不认识,也是自然。

 

能只身一人进到这皇家马场之中,又可在七夕之晚解开那‘玉簪红罗并蒂团’的谜题,岂会是寻常布衣?想来是朕在宫中待得太久,孤落寡闻了。”萧景琰又向前走了几步,胁迫的乾元之气宛若蛟龙般游走在行宫大殿。区区一个坤泽,面对这等胁迫气息,他到底还能忍多久?

 

陛下说笑了,苏某倾慕陛下已久,想成为陛下背后的一位谋士,才不得已出此下策,并非受任何人指示。”梅长苏抬目直视,双眼宁静无波,似清澈又似幽深,毫无惴惴不安之举。

 

呵。成为一位谋士?若苏先生真是有意效忠大梁,满腹经纶,考取功名并非难事,又何必走这等旁门左道?

 

陛下刚刚也听到医丞大人说草民素体气血虚弱,自是受不得那十年寒窗之苦,更何况即便草民高中,也不过殿试之上得见陛下一面,去个不知名的地方做个小小的七品知县,可惜草民意不在此…”梅长苏展颜一笑,整个人带有一种朗月清风般的气质,“东海水师侵扰海境,虽是入不了腹地,但我军不习水战,终为一隐患;再说夜秦,地处西陲,兵//力//薄弱,虽在当地作乱,却也引得民//众//不//安//;还有北燕,为收回那块失//地,可谓是日日偷//袭;当然令陛下最头痛的,还是大渝…

 

萧景琰心头一凛,暗暗咬住牙根。他自知即便自登基这三年来兢兢业业,大梁局势有所改观,可是金陵城依旧是那个金陵城,大梁边境的外敌也依旧虎视眈眈。国之隐//患,心之忧虑,竟被这人一语道破。若是能招到此等济世之才,确实为大梁之幸,只是这人来路蹊跷,又不得不防。

萧景琰眉睫轻颤,一字一句地问道,“可苏先生,朕凭什么相信你会效忠?

 

就凭草民是坤泽之体,”梅长苏用手拨开了迤逦地披散在楚腰之上三千青丝,露出了欺霜塞雪脖颈之上未开封的腺体,继续说道,“若是陛下觉得苏某心存二心,随时都可标记了去。



……




TBC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⑦



评论 ( 43 )
热度 ( 524 )

© 君曦又不是兔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