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⑩

 

*CP:萧景琰X梅长苏《琅琊榜》
*ABO帝后设定(琰殊AA→靖苏AO)
*伪破镜重圆,伪先婚后爱
*两个人的四角恋
*A乾元,B中庸,C坤泽
*梗:一个为了解火寒毒而不得不从乾元(A)变成坤泽(O)的麒麟才子想方设法把自家老公掰“直”的故事

*前文详见: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①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②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③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④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⑤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⑥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⑦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⑧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⑨


 



>>>


捌、


……


见到列战英的梅长苏自然有些愤愤不平。这才来勤政殿几天萧景琰就忍不住了?自己一个正儿八经的坤泽躺在他身边,每天晚上两个人恨不得各睡两边,隔得有八丈那么远,还有几次萧景琰为了躲自己差点从床上掉下去,梅长苏虽然不说但是都看在眼里。他本想着自己住在勤政殿,萧景琰怎么也有点顾忌,可现在居然堂而皇之的把人带回来了。所以说这只大水牛眼里到底还有没有自己!


萧景琰刚刚进入勤政殿就看到梅长苏直勾勾地盯着列战英看,不由得心里一滞,难不成苏先生喜欢列战英这种类型的乾元?列战英这种少年英才,军功济济,又未婚配,确实是不少金陵琼闺秀玉追捧的对象,会入苏先生的眼也是应当。只是…自己当年还是亲王的时候也是叱咤风云,赫赫战绩,可苏先生对自己却从来没有过对列战英这种赤裸裸倾慕的眼神,甚至对那些往事都不曾一提。萧景琰也说不出现在什么滋味,心里微微有些酸涩,甚至有些不爽。


被双重夹击的列战英实在是受不了当下这种氛围,更不清楚为什么苏先生一个坤泽居然能对自己这个乾元有着一种威慑的压力,他见到陛下踱步而至,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赶紧行了一个军礼,说道,“参见陛下。不知陛下找臣来有何吩咐?


萧景琰此时此刻才从醋意浓浓中回过神来,想到今天寻列战英为的是在民间为自己寻得一位悬壶济世的医师好治一治自己的乾元之力困于百脉之中不得通畅的问题,他正想开口,可又念在苏先生就在一旁,总不能当着苏先生的面说自己对着苏先生有想法,又不能尽兴,遵循欲念,所以禁锢久了,乾元之力并不似之前运用的那么得心应手,反而觉得滞于百脉之中,不得通畅这件事吧。这也太不合规矩了!萧景琰不由得皱了皱眉。


梅长苏见萧景琰面有难色,自然晓得他这个表情的意思,这分明就是想要和列战英独处又嫌弃自己碍事的意思!若是按照以往,通情达理如梅长苏,肯定会找个借口离开,可如今此情此景怎么能够留下列战英和萧景琰两个乾元独处,难道要让萧景琰在“弯”的道路上越跑越远吗?所以梅长苏趁着萧景琰还未出声,凝目看着侍立在靖王身旁的列战英,说道,“不知陛下找列将军所为何事,苏某身为陛下的谋士,奉陛下之命,也想为陛下分忧一二。


列战英一听这话顿时一惊,他初见苏先生时,本还以为苏先生长得好看,对于陛下而言只是以色侍君罢了,如今看来不但深宫后院独享恩宠,就连前朝之事也可参谋一二。想历朝历代哪怕是高居皇后之位也不可能得到这份殊荣,这么看来有了苏先生之后,陛下是真的从失去林少帅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萧景琰见苏先生并没有避嫌的意思,也不好特地把人轰出去,毕竟苏先生身为自己的谋士,为主君谋划,尽其责,并非于理不合。但要让萧景琰真的将实情讲出,他又觉得破难为情,经过了一番措辞之后,萧景琰的嘴唇抿成如铁一般坚硬的线条,开始说道,“朕近日颇感乾元之力并不似之前,似是滞于百脉之中,不得通畅,寻了几位太医都道一切如常,并无大碍,所以朕想请战英帮朕在民间看看有没有什么卧龙雏凤般的良医。


列战英听到这句话顿时明白了为什么陛下不想苏先生在场。乾元之力不得通畅这种事情大都是由于纵欲过度而引起的,想陛下禁欲了那么多年,这些日子突然和苏先生日日承欢,伤了根本,也是必然的。但要一个乾元在自己心仪的坤泽面前说自己在房事上力不从心,压力确实挺大的。果不其然,列战英瞧苏先生的表情一下子就沉重了。


梅长苏稍稍有些怔住,觉得自己的整颗心突然酸软了一下,仿佛有些把持不住。他有试想过这么多年萧景琰忍不住寂寞,需要找列战英安抚,但是他从没想过萧景琰竟然会和列战英玩到纵欲过度这种程度。当年自己是林殊的时候,两个人每天都腻在一起,也不见萧景琰会出现乾元之力凝滞在百脉之中不得通畅这种事情啊!所以这头水牛到底跟列战英一起做了什么!梅长苏只觉得脑子一片混乱,都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梅长苏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语调中带着一种难掩的怆然,说道“陛下,苏某以为此事事关龙体,不宜张扬。苏某倒是有个医术不精的朋友,可以引荐给陛下。只是苏某出宫不便,还需要列将军代劳了。”说着梅长苏在宣纸上写下了一行金钩铁划、骨气洞达的小字,交给列战英,继续说道,“列将军只要找到上面的地址,将字条交给过去,自然会有人来的。



北燕帝已进入大梁界内,将会不日之内接受宴请,此时若是流传出自己身体有恙,绝非益事,萧景琰倒也赞同梅长苏的看法,默默的点了点头。

 

 


*

 


蔺晨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堂堂一个琅琊阁少阁主被叫来给皇上看病,居然都不给准备一份粉子蛋!当年靖王府寒酸也就罢了,现在萧景琰都九五之尊了,这没良心还这么帮自家老公省钱,就拿一张破字条就把自己叫来了。


蔺晨见了萧景琰后也不没什么顾忌,不似太医院的医丞那般悬丝把脉,他直接捋开萧景琰的袖子,按住他手腕,诊了片刻,又仔细察看了他指甲、耳后、眼白、舌苔等处,然后说道,“并无大碍,陛下不过吃坏了东西,我开几服药,十天半个月就能好,期间陛下要注意休息,决不能肆意动用乾元之力。”说完蔺晨一边写着方子,一边用眼神向梅长苏示意,表示等下有事要详谈。


萧景琰估摸着是最近不禁喝了太医院开的凉茶,又吃了不少抑乾丸才导致,不过听说十天半个月就能好,也算是欣慰,此时正好礼部侍郎等人来商议北燕之事,萧景琰便将苏先生和这位医师留在后堂,自己去前庭商议。


梅长苏见萧景琰走后,赶紧问道,“怎么样?


哎,不乐观。”蔺晨叹了口气,深深地看他一眼,“陛下最近在服用抑乾丸。这症状明明就是因为同时服用了抑乾丸和络丝子而引起的。


听他这样一说,梅长苏心头一动。那抑乾丸是何物?那是乾元为了控制自己的兽欲而特地研制出来药物,为的是防止未有婚配的乾元唐突了坤泽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试问世上有哪个乾元,身边有众多如花美眷还会自行服用抑乾丸的?这分明就是对于坤泽有情欲而自我厌恶想要摆脱这种情况的表现。这么看来萧景琰生理上没太大问题,心理上怕是已经彻底的“弯”了。


蔺晨自然看得出梅长苏表情的意思,他倾过身来,半是嘻笑半是认真地说道,“其实也是好事,起码这样看来陛下对梅贤妃你还是会产生情/欲的。”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了梅长苏,继续说道,“这小药丸看起来和抑乾丸相似,实际上不但不会抑制乾元的情/欲,还有催/情的作用。梅宗主不是一直想要强上了陛下怀上子嗣吗,所以要不要拿去试试看?



……






TBC




【ABO帝后设定:靖苏】孕筹帷幄(又名《掰“直”皇帝陛下》)①①




评论 ( 35 )
热度 ( 495 )

© 君曦又不是兔纸! | Powered by LOFTER